Nat小說網 >  服軟趙平津 >   801 她的決定

-

日子好像一瞬間就變的安寧了下來。

對於她來說,如今最重要的就是高考。

趙厲崢仍是如從前那樣,抓住空閒就幫她補習數學。

她的短板漸漸追了上來,就連老師都說,如果衝刺一下,考上趙厲崢的那所大學,還是很有希望的。

但她自己心裡卻又有了彆的主意。

她從前跟著趙厲崢學雕刻,木塑,後來趙厲崢不喜歡了碰都不碰。

她有時候還會拿出來玩一玩,漸漸的就發現自己的興趣愛好好像轉移到了設計上。

從最初的給自己雕刻的小木頭娃娃做衣服,再到慢慢的嘗試剪裁,親自畫圖稿設計。

原本一向覺得自己冇有過人天賦的她,好像窺到了一個新世界。

高考完填報誌願之後,她方纔對家裡長輩和趙厲崢坦白。

自己冇有報國內任何一所大學,反而早已申請了倫敦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。

父母十分的意外,但卻也並未怪責她。

第一個念頭就是擔心她一個人在外求學,會吃苦受委屈。

簡瞳甚至提出想要陪她一起去讀書。

她卻笑著拒絕了,時書也在倫敦呢,所以對於出國,她並未有太多的不安和擔憂。

唯一一點,就是有些不知道怎麼告訴趙厲崢。

她的分數剛過了那所大學的錄取線,她知道的,趙厲崢一直都在盼著她能去那裡上學,和她朝夕相處。

但她也有自己的私心吧。

她想走出去看一看,去看看外麵的世界。

但這不代表,她放棄他了。

她不知道他會不會生氣,會不會從此就與她疏遠了。

但最終盤桓之後,她還是決定跟著自己的心走。看書溂

“柚柚,你厲崢哥哥知道這件事嗎?”

母親很有點擔心的詢問她。

“我會親自和他說的。”

“這孩子怕是要傷心了。”家裡人都知道趙厲崢的想法的。

本來功課平平的女兒,忽然努力起來,有希望進入名校,為人父母的自然開心驕傲。

但父親最疼她,母親對於兩個孩子都冇有特彆高的要求。

所以也不會因為她考不上名校就失望傷心。

總之她隻要開心就好。

“我會和他好好說的。”

其實她心裡也有點小小的忐忑。

以至於拖了差不多兩天,纔給他打電話約他見麵。

趙厲崢其實已經隱隱聽說了。

但她一直冇有親口對自己說,他心裡總還是抱著一線希望。

隻是見麵那一瞬,趙厲崢就清楚知道,他之前聽聞的應該是真的了。

小姑娘有了自己的想法,也會自己做選擇做決定了。

他難過失望的同時,卻也為她高興驕傲。

能有自己想要追求的夢想,是很好的一件事。

能去學自己喜歡的東西,很有意義,也很充實。

他真的願意支援她的一切決定,就是不想和她分開這麼久,這麼遠。

“趙哥哥,你是不是有點生氣,我之前冇有和你商量……”

“柚柚,這是你自己的選擇,我不生氣,我隻是捨不得。”

趙厲崢給她倒了橙汁,遞到她手中:“雖然想到以後想見你一麵有些麻煩,不能像現在這樣,想你了立刻就來看你,確實讓我有些難受,但是,隻要你開心就好。”

“你真的這樣想嗎?”她還是覺得有點意外。

如果是從前的他,還不知道要怎樣發脾氣。

“嗯,真的這樣想。”

他心裡已經開始規劃,要在倫敦她唸書學校附近買一套大房子。

或者他也乾脆選擇出國交換遊學。

這個念頭一生出來,立刻有些壓製不住了。

她聽到他的打算,不由睜大眼:“叔叔阿姨會同意嗎?還有小叔叔那邊,你不是跟著他在公司做事了嗎?”

這倒也是個大問題,小叔也一心想著趕緊回去老婆孩子熱炕頭,所以迫切的想要他能獨當一麵。

他如果去國外,她讀書至少需要四年,他自然也想陪她四年,小叔怕不會答應。

“趙哥哥,不如這樣吧,你還有兩年就畢業了,這兩年,你就先好好唸書,跟著小叔叔做事好不好?”

“可是柚柚……”

“寒暑假我都可以回國,你有假期的話,也可以來看我的。”

也許是因為這樣一件大事,自己做了決定,心裡多多少少覺得有點虧欠。

看著他冇有半句怪責,她又覺得甜蜜,又有些心疼。

“趙哥哥,你要是想我了,隨時都可以給我視頻的。”

到底是個小女生,說出這樣的話後,她的臉就有點微微的紅了。

趙厲崢自然察覺到了她的異樣,他冇有多說什麼,隻是輕輕握住了她的手:“到時候,我送你過去。”

“嗯。”ΚáИδんǔ5.net

“去了國外,好好學習,但也不要太辛苦,勞逸結合就行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最重要的一點,如果有男生追求你……”

“我知道的,我不會答應的。”

趙厲崢卻笑了,他伸手揉揉她的發頂:“首先你要保護好自己,不管怎樣,你的安全都是最重要的,其他都冇有關係。”

“趙哥哥……”她有點不敢相信,他竟然不是囑咐她不要和彆的男生談戀愛。

“因為我不能時時在你身邊,也不能第一時間保護你,我很抱歉,柚柚。”

她能看出來,他是真的不捨,真的擔心她。

這一瞬間,她心裡忽然湧上說不出的難受和自責。

“趙哥哥,我不去了,我留在國內好了……”

她說著,忽然就落了淚:“我覺得自己特彆自私。”

“追求自己的夢想,怎麼會是自私呢。”

趙厲崢站起身,走到她的座位邊坐下來。

她長大一點後,他們很少會擁抱,畢竟太過親密。

但這一刻,趙厲崢抱了她,她也緊緊抱住了他。

“趙哥哥,我心裡有點難受……”

“乖了。”他摸著她的頭髮,輕聲哄她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麼,傻瓜,你還是和從前一樣,什麼都為彆人考慮。”

他抱著她,眼底的紅她並冇有看到。

她永遠都是這樣,不管什麼事,都會先去考慮彆人的感受。

所以纔會生生的讓自己抑鬱至死。

這輩子,她亦是如此,明明隻是想要去追求自己的夢想。

卻仍是考慮著他的感受,為他而心疼自責。-